藉無上瑜伽修成虹光身 藉無上瑜伽修成虹光身 虹光身之修法概略如下:《《…但是這個肉身因為遺留,所以你還是要荼毗,這個就不對了,這個就不叫做是即身成佛,不叫做「即身即生」。即身有兩個作用:又即生,並且即身;不光是即生,而且是要即身。如果光是即生成佛,好比你如果是「死有」成法身佛,他還是即生嘛!還是這一生嘛!或者「中有」成報身佛啊!也還是這一生嘛!但是呢,不是即身。為什麼不是即身呢?因為他這個色身還沒有「了」,這個色身還是要火化,這就不對了,那就不是即身啦!那只有即生而不是即身(成佛)。…所以這個三昧耶身一定要交代清楚啊!他們就有好多沒有交待清楚,只說成佛!成佛!所以很多人對於密勒日巴是不是成了佛、都發生問題啊!釋迦牟尼佛是不是成佛都發生問題啊!你照密宗的道理來、你是不應該荼毗的,你應該是這個肉身要放光明。除了蓮花生大士是這樣的成佛,其餘其實也還有很多這樣成就的。如果照普通那樣不追究這個三昧耶身,那末就很多人都成了佛。仔細追究、其實都是中陰成佛,因為他們需要火化。蓮花生大士沒有荼毗,成就無死瑜伽的都沒有荼毗的,例如盪通借波也沒有。密勒日巴雖然他有三昧真火燒啊!然而呢,他非燒了還是不行啦,他是中有成佛,不是即身成佛,不是即身即生成佛。要把這個三昧耶身統統化成光明了才是,理論是這個樣子,實際上成就的例子,則包括蓮花生大士、盪通借波祖師,蓮師的兩位太太們:都那哇、移喜磋嘉也都成就了。他們都是飛起去的,都沒有死啊!都沒有荼毗啊。所以我們只要努力修,也是可能成就的。麻巴(馬爾巴)也沒有荼毗,並且他的九位太太呀,就一個化光進入另一個,直到最後一位化光進入麻巴,他自己再化光。》》(32-232)  然而密宗對於成佛之道,其實完全不知不解,妄自以為修成虹光身就是究竟成佛。然而此種密宗之佛,於「究竟成佛」之後,竟完全不知自己身中之第八識如來藏何在,竟完全誤會般若及一切種智。如是而言究竟成佛,豈非猶如自大之小學生嘲笑大學教授不會加減乘除,而自言其數學之成就、更勝於大學中傳授微積分之數學教授?  一切佛皆能以自身功德,由內將色身火化,非不能也。譬如一般未學道術之西洋人中,偶有報得之三昧真火,能於捨壽時自行將色身由內生起火熱而自行火化其色身者;道家傳說之中,亦復不乏其人。自生三昧真火而荼毗屍身者,於世間法中古今皆有如是異能者,絕非唯有密宗某師方能有之,亦非極為稀奇之事,是故此事絕非即是成佛之證據也。  復次,馬爾巴是否未經荼毗、而由肉體逕化為虹光身者,應係猶如古今密宗諸師之以訛傳訛多世之後,加以確認,其實並非真有其事,所以者何?謂馬爾巴並未修得任何四禪八定功夫,生時亦無其他神異證量可言,云何死時而有如是異能?  如是,密宗內若有某師真具如是異能,縱有虹光身之修證,然皆同於外 西裝道之同有如是異能者,虹光身亦與佛地報身完全不同,不可同日而語也。如是密宗諸師,皆不知不證其身中之第八識如來藏,故皆不通般若總相智及一切種智;不知不證般若總相智及一切種智之人,尚非七住位菩薩,云何可以自言已成佛道?無是理也。  佛經三大阿僧祇劫之修行,通達五明至於究極,豈有不能如是者?觀我 世尊於捨壽時,多人欲燃香薪而不能起火,為俟大迦葉尊者之臨場參與故;後來時至, 佛自由內起火而燃,故意遺留碎身舍利與眾多遺法弟子,而稍解弟子思念之情。又所留碎身舍利,其量達八斗之鉅,遠超色身之量,此豈密宗之「佛」所能為之?  復次,世尊所留碎身舍利,若遇有緣之人,輒續生舍利,此乃眾人熟知之事,余亦親承之,此非密宗之「佛」所能偶一為之者。  如是世間無漏之有為法,密宗之「佛」尚不能為之,何況出世間之解脫智,云何能證?故皆墮於意識境界,以意識為佛地真如。小乘阿羅漢所不能知不能證之般若,彼密宗諸師更云何能知能證?般若總相智尚不能證,何況別相智,焉能證之?般若之別相智既不能證,何況無漏無為、究竟涅槃、世間出世間之般若一切種智?更無論矣!如是凡夫地之密宗上師,竟敢貶抑 釋迦世尊為非究竟成佛,狂妄乃爾!  又云:《《修大圓滿成就也是可以自己發虹光,不經過雙運也可以。不過這要大智慧的人才辦得到。他的身體內自有陰陽:他借用日光就是陽啊,借用月光就是陰啊,在體內一齊解決。那是要等妥噶修好了,才辦得到(32-236)。……且卻就是大圓滿次第的大圓滿見。妥噶就是大圓滿光。我說你們沒有得到金剛鍊是甚麼道理呢?我可以畫個東西給你們看啊,金剛鍊的光圈有時候這個樣子:一個一個小圈、零零碎碎的,有時候是連起來的,有時候連成一個雙條子,有時候大的連小的,這樣連的、謂之金剛鍊啊!它是白的、透亮的,這個線呢,也是本色的,沒有他色,謂之金剛鍊。我們隨時朝著有光的地方看都有的。金剛鍊是一種光啊,由智慧上開出來的光啊,所以它是無定形的。但是它的基本定形總歸是小圈啊!是本性發出來的光,並不是哪個創造出來的。要有這個呢,他要懂且卻見,同時又要得過師父的加持,脈裡頭已經變化了。至於妥噶光呢,慢慢由眼睛引帶,就把這個在身體外的光引到體內,直到看到這個光在體內顯啊。如果有了這個力量,就可以修大圓滿的七日成佛法了。你真正有那個力量,依法修它,七天以內就可以把身體所有物質的東西化成光明。如果你觀慣了勝樂金剛,它那個金剛鍊就會組合起來,也像勝樂金剛的樣子(男女交合受樂的樣子);有時候組合起來像杵(金剛杵)一樣的,那就比較進一步了。慢慢裡頭就現五方佛啊。不是單單一個圈,至少一群群;很明顯、發光的,並且是本色的光,是沒有顏色的光。如果有金剛鍊,有且卻見,就慢慢有大圓滿 賣房子修持的可能性了。……這個白關呢,就是通常你們自己坐的關,就謂之白關,是可見天日的。紅關就是把窗子窗簾關起來,搞得黑黑的,但是點一盞燈;就是只有一個燈,對著這個燈光修妥噶,就謂之紅關。因為這個燈是紅的,慢慢在紅光裡可以把紅光的光引進身內了,就非要閉黑關不可。黑關呢,它是好多重數牆啊,牆與牆的布置,它有一個方法通這個風;把空氣通進來了,光是一點不透的,因此叫黑關。起這個黑關的房子啊,就有一定的方法,使它通風而不透光;但是有時它又開一個洞,對著東方就看太陽,對著西方就看月亮;看月亮落下來,看太陽升起來。再由那些光又把它引到身體裡頭來:它就硬是用光化,所以內光外光一起在裡面就化了,所以這個身子就成為光身,這個就不要荼毗了(32-267、268)。……蓮花生大師做了一些什麼樣的修持呢?首先,我們也要接受佛法的開示,你必須完成的第一個儀式是佛身。佛身裡面空無所有,就像一個水泡,其中沒有血肉。因此第一步的修法是(觀想)將肉身化為水泡。我們不談大悟,祇說這個修法的第一階段。試如此想:只要我的肉身變得像水泡一般透明,像水泡一般輕靈,它就可以毫無阻礙地飄浮上來。……你只要認真依照這個儀軌所定的標準精勤修習,就可以將堅實的色身化為一種十分透明、十分漂亮、十分圓滿的東西,如此便距離虹身不遠了。……這個儀式一旦修畢之後,你就可以接受初級灌頂,進而觀想佛身--而不是觀想水泡了。佛身裡面空如水泡,外面則是佛的五色和紋飾。亦可觀想一位本尊,儀軌裡說他像什麼,你就將他觀成那個樣子。一切的一切,皆須確切此觀成本尊之身的樣子,一毫也不差。如此,我們便從一個名符其實的凡夫身,進而觀成裡面如空一般透明,而外面則有佛的一切莊嚴、以及三十二相的本尊之身。此觀一旦完成,那你與無死虹身的距離也就不遠了。在這個本尊之身中,你必須有一個智慧之身--一種由智慧、而不是由血肉構成的色身。你既已完成了水泡觀,堅實的色身就已結束了。是以,為了再度轉變這個水泡,你必須要有甚深的智慧,才能使它化為智慧之光。你必須在心輪裡面觀想蓮花,一旦你將蓮花真正觀想成功,這朵蓮花的本身,就可以護持你,而使你不致落入任何胎門之中而投生了。……蓮花象徵母胎,因此,你一旦將蓮花觀成了,胎生就可避免,也就不必再到一位母親的子宮去跑一趟了。若要避免化生,你必須觀想蓮花上面的月,並加以確證。此月圓滿而又明亮,發出一種白光。此月一旦觀成,你就不必接受化生了--就像蠶化為蛹,蛹化為蛾一樣。如要避免濕生,我們必須觀想自己站在月輪上面,唸誦一道真言,讓唸出的真言發光而回,而使此光變成我們的本尊。……就被宿業所遷的投生而言,我們的第八識正是這種種子,但是我們只要觀成一個叫做種子的字輪,例如「吽」或「紇哩」,此 租辦公室種投生即可避開。你只要觀成這個代表佛教性空之理的種字輪,不但不會跟著第八識(原註:亦稱種識)隨處投胎去,反而成就一種智慧之身----而不是獲得一種粗重色身。如此,你便可以改變心識的投生,而在欲界與色界天上面的無色界中生而為佛。如此,你亦可以避免意生的投生。這個種子字輪具有空性之智,因此,你只要專心觀想它,就可以使你的心識隨處受生,而必定生而為佛。……這個名為智慧身的身體,是修行第二灌所得的果,第一灌包括從外面觀想佛身。在第二灌當中,你在脈輪裡面觀想一位名叫智慧本尊的本尊,其身非常微妙。此種觀法分為三層:一個人的身體原是血肉之身,而這個血肉之身變成水泡之身,而這種水泡之身又成了一種佛身。其次,經由深層的呼吸與拙火,這個名為智身的本身即可形成,而此身則有遮斷其他生法的功能。這在第二灌中完成。此種智慧之身係由紅白菩提所構成,所含脈氣、呼吸、以及智慧,沒有一樣屬於粗重的物質。因此之故,使此種智慧之身轉化而成一種虹霓之身,可說易如反掌,毫無障礙,無可置疑,以上是第二階段。下面是第三階段:在這種智慧身中,習者仍然保有著細小的「吽、紇哩」,或者「懈」。當你修習時,不但整個宇宙都在放光,就是一切山河大地以及所有森羅萬象、也都化而為光。此光進入粗重的血肉之身,而血肉之身則化為智慧之身,而此智慧之身又化為三昧之身。智慧之身的種子字輪,必須變得細如毫毛,乃至完全消溶於法性之身中。如此,你便證得所謂的法身了,法身是空。虹身是在空中,因此必先進入空中,才能變得像虹霓一樣、而發出你的虹身之光。這就是「行」。首先,開展通常的水泡之身,接著是名叫「三昧耶身」的血肉之身,而次是智慧之身,其四為三昧之身,只要你能逐一證得此等之身,也就不難證得虹霓之身了。……佛身之中,首先需有一道中脈。……在中脈之中,你在下面觀想拙火,而在上面觀想「吽」字、白菩提。…以拙火使它轉化…此在男性,是托姆少而甘露多,而在女性則托姆多而甘露少。這就是何以要有第三灌的道理,因為在此灌中,男女可以彼此互助,交換拙火和甘露,以使變化成為可能。…如欲使凡夫之身轉化為虹霓之身,不但需要智慧,而且需做多種觀修才行。第一個脈輪相當於大腦神經系統。你修「吽」字觀,運用拙火轉化這整個神經系統,以使它溶入這個頂輪之中。第二個脈輪相當於肺等呼吸系統,你以拙火使呼吸系統化入這個位於喉部的喉輪之中。如此做時,必須控制呼吸,加以觀想,並以拙火轉化這個系統。循環系統與血液和心臟相關,因此我們應以拙火使呼吸這個系統化入心輪之中。如此一來,血液與心臟便完了,肺臟也完了,大腦也完了。接著使消化器官化入臍輪之中,將所有大小腸等消化器官皆予轉變,以火焚化。所有一切的生殖器官皆在生殖輪中焚而化之,使之化為這個脈輪。如 西裝外套此,我們有的便是這五個脈輪,而不再是凡夫的五大器官和系統。各種粗重器官一經轉化而成五大脈輪之後,我們便有虹霓之身了。前面四輪的變化發生於第二灌之間,而生殖器官的轉變則是第三灌的事情。第三灌(原註:與異性共修)的旨趣在於加強轉化或(成?)拙火的力量,但不可洩,否則的話便又轉而生為凡夫之身了。精須上提,使其化而為火,而後才能以此火力消融任何血肉之物。唯有如此,才能真正化成虹霓之身。蓮花生上師依照這種修法而有所成,而此修法亦傳了下來,好讓我們亦可依法修行,而我們亦有修成的可能。……虹身之果與佛的第五身相關。佛有五身:變化身、應化身、法性身、俱生身、以及大樂智慧身,而其中的大樂智慧身就是此種虹身。因為他處身於大樂之中,才能像肉身一樣受用此種大樂,並且他已證得與法身相關的無上智慧,因為智慧就是般若,而所謂證得大樂的成就,就是所生的血肉之身已經化成最高形色的虹霓之身了。虹光就是此種無上的智慧,而虹彩則是最高的形色--兩者皆融合於這個大樂智慧之身之中了。我們所說的大徹大悟--最高的智慧,就是這種光明。……虹霓反映在無雲晴空之中的形態與色彩,是為有形的一面,而其光明即是智慧。血肉之身成為虹霓之身的形色,而其光明即是智慧--大樂智慧。從外形上來看,他既是一種虹霓,那就無死了;既然無死,度生也就無限了;度生無限,他就可以永無窮盡地行使大悲了。……這就是蓮花生之所以不死的原因,……假如你善用增加菩提的益處,你的菩提就會帶你上昇。因此,托姆必須強固,就像一道內在之火一樣,可以燒化每一樣東西而使此種色身完全化為光明。末了,我們如能求得四種灌頂並了悟空性之理,即可證得法身;不悟空性就不能證得法身,而不證法身就不能成虹身。因為虹身是在虛空之中,若無虛空,虹霓就無從出現了。這話的意思是說:我們的大樂智慧之身要在虛空之中的一道虹霓而得成就,而此虛空即象徵法身。觀修法身,必須修習大手印空理(442~454)。》》  如上長文,一一辨明如下:一、佛身與虹光無關,亦與日月光無關,亦無關於陰陽,乃是由斷除煩惱障一切種子隨眠、及斷除所知障中一切無明隨眠,加以三大阿僧祇劫之財物利益眾生、及正知正見弘傳以利眾生,如是修集福德之所成就。絕非經由修學密宗之且卻及妥噶等外道法、而不知不證第八識法身,並以外道邪見誤導眾生者所能成就也。是故密宗所言修證「明空雙運大手印、樂空雙運大手印」,而能成就虹光身者,皆與佛法無關,本質乃是外道法也。  二、金剛鍊等觀想,既與解脫道之斷除煩惱障種子習氣無關,亦與斷除所知障之無明隨眠無關,則其觀想之成就,便與佛智之一切智及一切種智無關;既與佛智無關,則知金剛鍊之觀想完全與佛身之成就無關,佛地莊嚴報身之成就由一切種智所成就故。  三、不論日光、月光、紅光、餘光,引入身中?租屋網蚥雂迨中屁鼎x者,乃是虛妄想;其妄想同於觀想天身一樣虛妄,永遠不可能修成;依之而「修成」者,唯是自己之虛妄想爾,雖有其相分可以在自己覺知心中看見,實則同於夢境五塵之帶質境,並無實法;於佛法之修行法門中,並無實義,不能成就任何佛法之證量故,唯是外道之虛妄想故。  是故白關、黑關之設,及其修行方法,於佛法之正修行而言,皆無實義。心想引入種種光明,並不能令人成就佛法法義上之任何智慧,亦不能將身中肉質器官轉化成光身;至於色界頂之色究竟天中, 彼諸菩薩之光身,乃是經由無生法忍之修證,再因往生彼天而報得之報身,乃是其正報,非因觀想與禪定所能得之。  復次,色究竟天中之佛身,之所以高大於地上菩薩之緣故,乃因其一切種智之圓滿、及廣大福德所致之報身,如是報身及其莊嚴,非因觀想而得成就。是故密宗之觀想引入外光,而欲轉化肉質色身成為純光之五色虹光身者,乃是妄想也。  四、觀想心中出現一尊佛身,又觀想佛身內空無一物,猶如水泡內空無一物,再觀想彼身如水泡一般輕靈而可以任意飄浮,其實與佛之莊嚴報身無關,此法與解脫智及佛菩提智完全無關故。蓮花及月與光之觀想亦復如是,完全與佛地之莊嚴報身無關,非佛法正修行故。唸誦真言亦無助於證得莊嚴報身,亦非屬於佛法之正修行故。  五、欲離投胎受生而免輪迴生死者,應從遠離淫樂貪著而離欲界生死、捨壽能生色界天,作為下手之第一目標;而非以淫樂中作樂空雙運之體會樂空不二者所能成功,若於淫樂有一絲一毫之樂受,而言於其淫行中不生貪心者,如是之行正與佛地之莊嚴報身之取證背道而馳,絕無可能經由空樂大手印之修習而成就佛地之莊嚴報身,是故密宗藉由明空或樂空大手印之修習而欲成就佛地之莊嚴報身者,乃是妄想也。  六、意生身從來不因投胎而有,是故密宗之說邪謬。三種意生身之中,不論何類,皆由禪定(非密宗所言之雙身法等至禪定)及無生法忍慧而生,非因投胎而有。密宗中人尚不能知最淺之般若總相智,何況能證無生法忍而起道種智?如是於般若完全無知者,云何可能證得意生身?而竟以誤會意生身之邪見,轉而嫌棄勝妙之意生身,真乃無智之人也。九地菩薩具足三種意生身,而未圓滿,須至佛地方才圓滿。此乃三大無數劫之福慧所成就者,成佛之後永存不滅,是一切菩薩所當精進虔求者,非如密宗所說之應棄捨者。密宗諸師不懂佛法,亂解一氣,誤導眾生極為嚴重,捨壽後之果報不可思議也。 七、種字之觀想,不能成就任何佛法之證量,唯能藉與其有緣之護法神或諸佛菩薩之神力加持而免除立即之災難,令行者可以安心修行爾。欲成就佛法上之證量者,須於解脫智及佛菩提智上用心求證,方可證得,密宗一切行者皆應知之。若不信余言,修至三十、五十年後,仍將不能解知小乘解脫道及大乘佛菩提道之真實義理也,余今善意先言,以利密宗內之有智行者深思。  八 商務中心、中脈明點、天身、寶瓶氣、拙火之觀想修練,以及種字、水泡、身空等觀想,皆不可能轉變肉質色身為光身而成就虹光身。「猶如水泡之身」,所述類似初禪證得時之天身,然與初禪天身不同。余於早年(破參後不久)即已成就初禪天身,身中 如云如霧(較白霧濃、較晴時高空白雲淡),而無五臟六腑及淫根,皮膚猶如極薄之保鮮膜,而有毛細孔;毛細孔內外相通,一一孔皆有樂觸。此皆由心眼見之,非由肉眼見之。此後隨時隨地皆有樂觸現於胸腔,自得其樂。其後樂觸隨禪定之轉進而漸改變之,亦是自然發展演變而與時增進,不須加以故意運作之。  學人當知:色界天身之證得,乃由遠離欲界淫觸之貪,加以色界定之證得而成就,非因觀想而能成其功也。佛地莊嚴報身之成就,乃由三界中一切禪定三昧之成就,及無生法忍之具足圓滿,加以修集無量福德而成其功,非由觀想之所能成;是故欲證莊嚴報身者,當由般若中觀、一切種智、無量禪定三昧(非密宗所言之三昧耶),及修集無量福德而成就之。如是修學佛法,方是修證莊嚴報身之正途也,捨此而作密宗之觀想者,皆名「妄想者所想」,非是佛法正修也。  九、虹霓之身則是七彩或五色之身,非是佛身也。佛之報身皆是金光明身,非是七彩之身也。余依自己之證量而觀,即知虹光之身乃是鬼神妄想所樂之光也。謂余證得般若智時,金光開始顯發;後因證得禪定之故,於金光之中夾雜強烈之白光;隨於般若之與時俱進故、令金光漸強,隨於煩惱之日消而致禪定日進故、白光亦日漸增長,然無七彩五彩雜色之光夾雜而有。  此乃自身所經歷之過程,漸知佛道之次第與內涵;由一切種智之修證而得道種智故,漸能知之。復由禪定之修證,而漸知色界天身證得之正理,由是而知密宗修證虹光身之說乃是虛妄想也。有智之學人,宜細審思,莫墮密宗邪見之中,浪費生命光陰而誤入外道法中,一世無成,乃至成就大妄語之地獄業,得不償失,萬勿輕忽為要。  十、依密宗所言之修法,其實不能成就虹光身,所言虹光身之修行法門乃是妄想故。縱令有法能使密宗行者真正修得虹光身者,仍是外道法,虹光身非是佛地之莊嚴報身故,非是菩薩之意生身故。如是虛妄之想,而言蓮花生之「不死瑜伽、不死虹光身」等法為佛法者,乃是妄語之言也,於佛法修行而言,絕無實義。  十一、復次,若蓮花生於死前已真證得虹光身者,復依密宗所言:「證得虹光身者乃是將其肉質器官轉化為光身,而成為非物質身」,非如顯教菩薩證得色界天身時之同有欲界粗色身,則應蓮花生捨報之前已無肉身,肉身已轉化為光身故。而現見文獻記載:蓮花生至晚年時仍在受用女人而行雙身淫樂之法。若是真正之虹光身者,必無肉質之身;若無肉質之身者,則不能與欲界人間女人共行雙身合修之淫樂法門。  蓮花生一生既常與女人合修雙身法而「利益女人」,則知其交合之時仍有肉質之身,非是虹光之身也。如是而言蓮花生之早已 裝潢修成虹光身者,所說前後矛盾,不符事實及與正理。若言蓮花生保有其肉身,唯至死時方變化其肉身為虹光之身;則上舉修行虹光身之說法,顯違蓮花生死時方變肉身為光身之理,自語相違。  復次,凡有肉質之色身,欲滅其肉身物質者,必須以火化之,離火則不能化之;此是物質之定律,無有任何一物能違此理,是故必須依外火或內火始能化去肉身,無有任何人能外於此理也;乃至成佛已,亦復不能外於此理,須以自身神通力所現內火而化之,肉身是欲界之粗重色法故。由諸正理,可知密宗所言蓮花生之不死虹身,乃是時日漸久之後,以訛傳訛之渲染附會傳說,以之籠罩眾生而起其信爾,並無實質之虹光身可言也。  十二、密宗之蓮花生…等人,於初禪之色界天身尚不能證得,而奢言能得佛地之莊嚴報身、以虹光身為佛地之莊嚴報身者,所言必定虛妄,不可信受。所以者何?謂諸佛皆必具足證得四禪八定,無一不得,此是成就佛道前之基本修證,外道之中雖有多人證得四禪八定,而悉為佛所否定、說彼境界非是涅槃故。  而今現見蓮花生之一生,從來不斷淫行,教人應以手淫之法而一生精進修之;乃至猴育幼女亦臨御之,則知其死前仍未能證得初禪也;欲得初禪者,必須斷除心中對於欲界男女欲之貪行,而後方可證得故。蓮花生既未斷欲界貪,一世勤求至高無上之淫樂--第四喜--則不可能證得初禪,於其傳記及其自身所造修行法門之文句中,亦顯見其未斷欲界貪,亦顯見其未證初禪也。  如是,未證三界中最粗淺之禪定,而言已知已證一切三昧禪定者,無有是處;如是,未證得初禪三昧而言已得初禪天身者,無有是處;未證得初禪天身,而言能證得某法--譬如虹光身--更勝於初禪天身者,無有是處;未能證得初禪天身,而言所證虹光身更勝於顯教佛之應化身、莊嚴報身、法身者,無有是處。是故密宗上師所言蓮花生之已證得虹光身、及其已經成佛之言,皆是編造故事子虛烏有之迷信傳說爾,無可稍信之處也。  十三、密宗諸師每言已證得法身,皆屬妄語。謂法身者,乃是第八識;因地法身為第八識阿賴耶,解脫道之無學位法身為第八識異熟識,究竟果地之佛位法身為第八識無垢識,改名為真如,仍是第八識。雖於解脫道之無學位第八識方便說名第九識,仍是原來之第八識體,唯改其名,不改其體;雖於究竟佛地之第八識亦得名為第十識,仍是第八識,唯改其名為第十識,不改其體,仍是第八識體,非謂佛有十識也。  然今現觀密宗諸師,上自天竺密宗之梅紀巴、月稱、畢瓦巴……等人,中至西藏之阿底峽、蓮花生、移喜磋嘉、宗喀巴、克主杰、馬爾巴、密勒日巴、岡波巴……等人,下至今時之達賴喇嘛、印順、諸大法王、陳健民、卡盧、宗薩……等一切人,皆未見有人已證得第八識心者。既皆未證第八識身,則是皆未證得法身之凡夫人;如是而空言法身之修證,而以虹光身為法身,錯會佛法至此嚴重之地步,云何可說密宗所傳諸法為佛法耶?乃竟以諸與佛法完全無關之 租辦公室外道法,而代替佛法,說為更勝於顯教正法之佛法?顛倒至此地步,令人不禁感慨嘆息!  密宗以其所修之虹光身,與道家作比較,自言更勝於道家:《《密法與之(原註:道家)截然不同。蓋由幻身修喻光明、與義光明,經雙運後,即能幻身成就。其性質固不須要出神,更無陰神、陽神之分。其幻化身之成就也,自成本尊身,連三昧耶身也成本尊身了,但不脫離肉身。其下品者,觀成本尊身,自己能看見,別人不能看見,且祇於定中、夢中能顯現,若散亂中,則不現矣。中品則自己與別人都能看見。若無緣與智慧者,仍不能看見其本尊身。但其自身仍是有體質的。若上品成就,則無論何人、有緣無緣、有無智慧,均看見其為本尊身,且身如虹光,手通達而無礙,若蓮師焉(此係妄語。謂密宗所言上師種種觀想之修證,凡倡言能令他人觀見者,悉皆是已故之人;自古至今,從來不曾舉出一位當代現存者,言其觀想之天身虹光身能令他人觀見而加以驗證,是故密宗所說古來已證虹光身而能令人觀見者,悉是附會渲染之說,無可為憑)。故幻化身之成就也,連同外之三昧耶身,同時成就。》》(32-469)  又云:《《蓮花生大士何以能示現即生成佛?且經藏王以手摸觸其身、通過全身,如通過虹身然。》》(34-247)。然而蓮花生之虹光身並非事實,有智之人應知其所謂之虹光身,唯是傳說附會之辭爾,如前所說完全違背三界色法之理故,蓮花生彼時尚能與女人行淫而修雙身法故。  復次,所觀想之虹光身成就時,他人若有天眼通者雖可觀見,只是如宿命通者之知他人心想爾,被知心想者並無異能,虹光身之理亦同於此,無有差別。至於陳健民所言之人人皆可看見之虹光身,迄今為止,仍未見有任何一人成就--不論由文獻或事實而觀,皆是如此。密宗古今諸師既皆如是,即可斷言密宗所言之虹光身者,乃是虛妄想像所得之法,非有真實可證之事實存在;又復違教悖理,是故有智之人不應迷信,應當理智深思,以免誤入岐途猶不自知。  學子當知:觀想運氣「所得」之虹光身,非真實身,乃是自己觀想所成之內相分也,與天身無關,亦與佛身無關,密宗所言藉由觀想而成就之虹光身及佛身,皆是妄想也。  虹光身修證之依據,來自《大日經》之建立。而《大日經》所言不及第一義諦,卻妄言已得第一義諦,完全異於三乘諸經佛語,已可知其為天竺晚期佛教之密宗祖師所編造者,非是佛語也。《大日經》中如是建立虹光身之修行依據:《《咒術網所惑,同於帝釋網,如乾達婆城,所有諸人民,身秘密如是,非身亦非識。又如於睡夢,而遊諸天宮,不捨於此身,亦不至於彼;如是瑜伽夢,住真言行者,所生功德身,身相猶虹霓。》》(《大正藏》18冊33頁中欄)  於此一段密宗之「佛」所開示語中,已可證知所謂虹霓之身者,唯是內相分所成爾,非有實質色身或光相之能為他人所見也;此「經」中自言如睡夢中之遊天宮故,自言於瑜伽夢中修真言行而「成就」者故。復次,五色七彩虹光非是 情趣用品清淨光,雜諸世間光相故,由修雙身法之貪欲所成就故,一切行者勿欣求之。  今者佛教受密宗邪知邪見之引導,而建立五色旗為代表佛教之標誌,其實乃是從「密宗對一切法皆分五大、五色、五佛、五佛母、五度母、五智、五菩薩…」等邪見施設而來,是故密宗之佛有五色、菩薩有五色、虹光身有五色……有五色;一切法至密宗已,皆分五色,乃至佛地之四智,至密宗內,亦加上菩薩修證最低層次之初見道所得「法界體性智」,冠於佛智之上,而分為五,妄名為密宗「佛」獨有之第五智,妄說為顯教之佛所無者。  依如是邪見施設,而建立佛教之標誌旗號亦為五色,實是密宗之邪知見所生之妄想爾,非是佛法也。佛光從來非五色光,菩薩從來非五色光,而密宗之佛有五色,菩薩亦分五色,故「文殊菩薩」在密宗內便有黑文殊、紅文殊…等,皆是鬼神冒名化現之法也,與佛教正法從來無關,學人於此普應知之也。  又如宗喀巴云:《《如「集密」云:「從真際起已,當得無二智。」說雙運位如虹之身與入光明之意,自體不可分之為二,於入光明智前,三相皆淨故無二取,然於爾時非無身相。若不爾者,說空色為有得,不變樂為無得,不應道理。要有種種相現,乃名有得,在得聖者不變樂前,亦要有種種相現故。以是當知:爾時雖有,然於無分別智之前為無,義不相違。》》(21-573)  宗喀巴所云「雙運位如虹之身與入光明」,乃是妄想,謂男女合修樂空不二法門時,觀想自己入於光明之中,必是妄想假想也。此謂光明乃是覺知心自己所想像之境界,因覺知心之觀想而出現;而此光明境界存在於覺知心中,並非存在於覺知心外,云何覺知心可以觀想之法令自己融入於所觀想之光明境中?故知覺知心觀想如是入光明者,乃是假想觀:似已入於光明境界之中,而實覺知心並未入於光明境中。唯是同於夢境之中,似有境界使人入之,而其境界唯是第八識所現之內相分境爾,同於夢境之帶質境,非有三界中之真實境界可於夢外實現而有其性用也。佛門學人應知此理,而後可免如諸密宗古今諸師之於人生大夢之中再做夢中夢也。  復次,依宗喀巴此段文意所說者,虹光身乃是藉由修習雙身法之男女淫樂第四喜之至樂中、樂空雙運之所得證者,則知虹光身之本質乃是觀想及淫樂所共同成就者。由此可知此虹光身之法,其本質乃是欲界之法,尚不能超出於欲界人間,亦不能超出欲界六天,欲界六天之淫欲悉皆淡於人間眾生故。如是,虹光身之「證得」者,其境界尚不能到達初禪天,何況能超越色界、無色界?不能超越欲界之法,尚不能稍知聲聞阿羅漢之解脫果證,而言「證得」虹光身者能超越顯教諸佛之境界,豈真同於小學生之自言「算術境界超越大學諸數學系教授」之無智者耶?有智之人,聞此分析已,當自簡擇正邪異趣之所在,由此簡擇而生世俗智,亦是建立佛法正知見之途也。 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! 酒店工作  .
創作者介紹

2月10日

ab00abnq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